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风月大陆 第三章 顺籐摸瓜

时间:2018-06-11
看到叶天龙还死死压住下面已经昏迷的添香,玉珠不禁好笑地说道:「公子,她已经昏过去,现在没有威胁了。」
  「是吗?」叶天龙将信将疑,慢慢的从少女渐渐恢复柔软的娇躯上爬起来,他方才为了压制这个暴走的少女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真难以想像,这样一个娇柔的少女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力气,他差点就压制不住了,幸好他对这个动作素来有研究,还不至于从马上跌落。
  看到叶天龙这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辛西雅也有些忍俊不住,她含笑道:「公子放心,她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!」
  「呼!」叶天龙总算送了一口气,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忍不住破口大骂道:「他奶奶的,居然会遇上这样的事情,真是见鬼了!」
  玉珠在一边忙道:「公子,这个添香只是一个媒子,真正的施术人还在暗处!」
  听到玉珠这样说,叶天龙收回了正要拍上添香姑娘娇靥的大手,口中喃喃说道:「本来要让你吃几记耳光的。算了,看在你也是一个美女的份上,就饶过你这一次吧。」
  昏迷不醒的添香似乎是感受到他的这一番话,娇躯出现了轻微的扭动。叶天龙满意地点头,旁边的众女早已看得是张口结舌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  「哪个该死的家伙找到没有?」丢下床上昏迷不醒的添香,叶天龙回头问玉珠。
  「公子,飞星姐她们已经在查了,这个施术的人一定跑不掉的!」
  玉珠的话音未落,外面已经传来了女神战士的叫声。
  「看见了,快抓住她!」
  「别让她跑了!」
  众人急忙赶出,只见一道矮小的黑影如星飞丸弹,从正蜂拥而来的人丛上空一掠而过,其轻身术之好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由于没有料到这个家伙会从人最多的一面冲过去,女神战士们都扑错了方向。
  而那些刚刚涌进来的府卫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,只是胡乱的挥动手中的武器,大吼大叫一番,但是场面是一片的混乱,哪里拦得下这个近乎飞行绝迹的黑影。
  叶天龙一拍玉珠的香肩,这个暗黑一族的美女马上便心领神会,轻巧地纵身往那个黑影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,若论到追蹤之术和轻身之功,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和玉珠相提并论,就算是于凤舞也自认不如玉珠。
  吉里曼斯将艾琳碧丝和尤那亚送到府外,他们两个人是最后一批离开左宰府的客人,因为每个人都想和艾琳碧丝多说几句,同时盛情邀请她来作客,结果使得她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左宰府的客人了。
  客套几句话后,不请自来的贵客转身告辞而去。
  看着艾琳碧丝无限美好的身影,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神光,有如严寒的冷电,只有站在他身边的秃头管家知道这其中的含义,自己的主君已经动了浓浓的杀机。
  背对着吉里曼斯的艾琳碧丝好像是有非常敏锐的神觉,能感觉到身后那满含杀机的眼神,她突然间停下了脚步,缓缓转身,淡淡的眼神从吉里曼斯的身上扫过。
  心中暗暗一凛,吉里曼斯连忙换上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,朝艾琳碧丝挥手致意,但没有等到他的手放下来,一个府卫匆匆忙忙跑过来,在他的身边低声稟报在后面发生的变故。
  吉里曼斯的脸色为之一变,连忙掉头往府里赶去,身后是一大批的府卫。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艾琳碧丝不禁感到一丝好奇。
  「殿下,你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」
  听到艾琳碧丝这样的问题,尤那亚微微一笑,道:「当然,要不然怎么会让左宰大人这么焦急?只要听听后面的动静,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在发生!」
  艾琳碧丝的眼神微微一动,悠然道:「殿下真是好耳力啊!」
  尤那亚笑了笑,提议道:「艾琳小姐,让我们也去看看吧?」
  赶到乱哄哄的现场,看到如此一副景象,吉里曼斯气急败坏地说道:「真是该死,居然让刺客闹到家里来了!还惊动了天龙,我非要把这些混蛋碎尸万段不可!」
  接着转身对自己的手下怒道:「还好是在其他的贵客都已经离开后才发生这样的事情,不然的话,我的脸面都要丢尽了!真是一群饭桶!!」
  叶天龙心急着想要去接应玉珠,也顾不上和吉里曼斯多话,一边示意辛西雅带着女神战士出发,一边对吉里曼斯说道:「左宰大人,这应该是我这个做东督的没有尽到责任,居然让刺客闹到大人的府上来,我一定会将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绳之以法!」
  走了两步,他又想到什么的,突然转回来对吉里曼斯说道:「大人,里面的添香姑娘也是一个受害者,请不要为难她!等她醒来后,说不定可以从她的口中问出点什么有用的情报来!」
  吉里曼斯点点头,然后对自己的手下人下令道:「你们把府里仔细清查一遍,看看有没有刺客留下的蛛丝马迹,然后彻底检查每一个人,免得还有什么人成为下一个受害者。」身后大批的左宰府里的府卫便应声而去。
  看着叶天龙在女神战士的簇拥下匆匆离开,吉里曼斯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下,转头对自己身边的秃顶管家说道:「这样的道法术应该是很少有人会用的,你有没有什么线索?」
  秃顶的管家沉吟了一会儿,斟酌地回道:「这种传自东方的异术,一定要天赋特殊的人才可能习成的,我们只要查出哪些是天生阴缺的人,就会找到这个人。」
  吉里曼斯点点头,说道:「这件事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完成的。」说着,他的眼睛里闪过一阵森寒的杀机,低声下令道:「乘这个机会,你带人去对付莫秀芳和她的男人,好杀杀尤那亚的威风,哼,居然会跑到我的府上来耀武扬威。」
  「大人果然好谋略!」秃顶管家的顶门立刻冒出了亮光,这个时候去对付尤那亚的爪牙,尤那亚就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,因为整个左宰府都在闹刺客,哪里会想到是他们出动人手的。
  吩咐完自己的管家,吉里曼斯到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房间里看了一下。看到了房间里面凌乱不堪的场面,他不禁暗中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在这个房间里面,要不然身边原本温柔如水的美娇娘突然间变成一个可怕的追魂杀手,没有一个人能躲得过这样的劫难。他本来想好今晚上再到这个地方享受一番的,连人都已经安排好了,不料会发生这样的事件。
  凭着暗黑一族举世无双的跟蹤追查之术,玉珠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黑影的去向,顺着对方留下的蹤迹一路掠去,同时不时在途中留下了给后面人的记号,好让叶天龙他们能跟上来。
  追出三里左右,那个黑影已经落入玉珠的视线,居然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子,贴身柔软的黑色连体衣是用一种特别的材料製成,光滑柔软,有如第二层肌肤一般贴在她的身上,将她的凸胸翘臀尽现无余,右腰际挂着一个鼓鼓的革囊。
  发现敌人的蹤迹后,玉珠马上隐起了身影,无声无息的跟在她的后面,这个女子步履有些踉跄,虽然是奋力飞掠,但看起来却是相当困难的样子,好像是受了不轻的内伤。玉珠猜想可能是因为施展的道法术被辛西雅破掉的缘故,使得她受伤不轻。
  一排排的屋脊在脚下消失,这个女子竭尽全力飞奔,娇小的身躯摇摇晃晃看似就要倒下去,却能一直坚持以一定的速度在前进,这让跟在后面的玉珠也不禁暗暗佩服她的毅力。
  突然间这个女子的脚步一沉,整个身影往下掉,一下子就消失在下面的庭院里。玉珠微微一愣,以为是她一时的失足,等看到一间屋子里灯光一闪,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个女子已经到了目的地。
  玉珠悄然贴到那间屋子的上面,通过窗缝将里面的情况看得真切,顿时让她暗吃一惊。
  房间不是很大,但看上去十分乾净,摆设也很简单,只有一桌一椅,靠里边摆有一张简朴的木床,简洁的卧具,所有的一切都说明这只是一间非常普通的人家。此刻那个身材诱人的女子正被一个年轻男子抱在怀中,由于女人生得小巧玲珑,她整个人都被那男子揽在怀中,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,十分惹人怜惜。
  年轻的男子用一只手抱住这女人的小蛮腰,腾出另外一只手替这个女子脱去身上紧紧裹着的特製连体夜行衣,好让她放鬆一下。玉珠正好看到这个女子已经露出来的面容,竟然是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小飞燕,暗香阁的那一场绝妙的乐舞让玉珠印象深刻,所以她才一看到施展道法术的居然是这个小美女,心中的惊讶是难以描述的。
  男子将飞燕身上的夜行衣全部脱下来,因为这件衣服就是贴身的,所以里面再没有别的内衣,雪白的胴体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,酥胸嫩蕾,粉弯雪股,女孩子的身量,却是完全成熟的女人胴体,对于男人来说,的确是有着致命的诱惑力。
  「燕,让你受苦了!」男子喃喃地说着,手在嫩滑的娇躯温柔地游走起来。
  他的手法是很有效果的,原本已经萎靡不振的飞燕渐渐有了一些力气,慢慢抬起头来对男子低声说道:「为了殿下,飞燕万死不辞!」从她软弱的语气中传递出来的却是坚定不移的决心。
  被飞燕称为殿下的男子感动地说道:「我绝不让你再施展这鬼杀之术,看你现在的样子……」
  「我没有关係的,只可惜没有杀掉吉里曼斯那个老贼!」飞燕惋惜地说道,「没有想到他根本没有回自己的房间,而是让叶天龙住进去了……」说到这里,她急喘了两口气,其实被辛西雅破掉鬼杀之术,对她来说几乎要了她的命。
  飞燕从东方的异人处习来的鬼杀之术是一种神秘之极的秘术,施展此术不需要高深的武技,只需要寻找到一个好的媒子,在其身上种下鬼心,然后施术的人要在其附近三丈内用异术唤起媒子之后,再将自己的精气神加注于媒子身上,好操纵这个人。所以当辛西雅破掉她的鬼杀之术时,她几乎是被去掉了一大半的生命力,差点儿就直接从藏身之处摔下。
  也就在那个时候,她才发觉到自己判断失误,便强提一口气,急急忙忙撤退。她虽然是不懂别的高深武技,但仗着其天生的异秉练就的轻身飞纵之术却是无人能及的,故能一口气逃回到此处,但不想今次流年不利,又遇到了天下最精于追蹤之道的暗黑一族,把玉珠也带到了这个秘密的地点。
  如果飞燕知道是这样的后果,也许她宁愿死在半路也不回来了,但此刻对此一无所知的两个人在室内一边疗伤,一边相拥而谈。虽然室内的两个人都知道今后的道路是十分艰难的,但他们的心中却是充满了希望。他们的心也贴得更近了。
  叶天龙一行人随着玉珠留下的暗记一路跟蹤下来,不料追到一半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他们不得不停顿的事情。
  指示道路的暗记竟然不见了!
  叶天龙大吃一惊,连忙派几个女神战士四下巡查一番,结果更让他感到不安,玉珠似乎是一下子在这个地方消失了一般,她的暗记到了这里嘎然而止。
  「莫非玉珠出事啦?」叶天龙的脑海中很自然的冒出这样的推论,额头上立时渗出一层冷汗。他立刻下令让所有的女神战士散开,将範围再扩大一些仔细搜索。
  辛西雅见到叶天龙一副焦虑不安的样子,便安慰道:「公子,玉珠妹子她那一身的武技,没有几个人可以伤到她的,就算是不敌的话也可以逃脱的。」
  这一番话让叶天龙放下不少心,暗黑一族的惊人实力是他亲眼见到过的,再说如果是遭到伏击的话,这里也一定会留下一些痕迹的。只是玉珠的暗记为什么断在这里了呢?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  女神战士一个一个消失在夜色之中,只剩下叶天龙一个人背手而立,在原地等待她们的回报。一阵冷冽的秋风吹过,将地上的杂物带起,在半空中到处飞舞。让叶天龙感到一阵莫名的烦乱。
  紧锁的剑眉倏然一扬,他的耳朵中忽然听到了一丝缥缈如丝的琴音。
  猛然转身,空旷的长街冷冷清清,只有清冷的夜风吹拂着路上的落叶,没有发现一点可疑之处。
  「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吗?」叶天龙自嘲地笑了笑,也许是紧张和担心的缘故吧?对于他来说,玉珠的存在已经是有如生命的一部分。
  正待再次回身,突然间耳边再度响起了「铮、铮」两声十分清越悠扬的琴声。
  心脏也似乎跟着琴音猛跳了两下,一时喘不过气来。叶天龙不禁大骇,四下察看,依然没有看到一个人的蹤影。
  这时候从耳际隐隐传来了如线般流动的琴声,引得叶天龙顺着琴声行去。行不及远,耳中的琴声开始急促起来,似乎在催促他前进一样。入耳的琴声有如是一条潺潺的流水到了转弯之处,经过三个跳跃之后,又回到了轻缓的地方,带给人一种奇异的平和之感。
  叶天龙虽然不是一个很懂得音律的人,但也知道这个人的琴技端的是厉害。又行了几步,眼前突然开阔起来,面前是一片小湖,湖边种着几丛修竹。就在修竹的下面白石所砌的桌椅处,一个女人正背对他坐着。
  虽然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面貌,但叶天龙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这是一个绝世美人,光看她那无限优美的背影,比例完美的上半身,雪白修长如天鹅般完美无瑕的玉颈,在银色的月光下闪闪发光的秀丽云髻,就已经让男人为之发狂了。
  在这种地方,这样的夜晚居然会遇到这样一个女人,叶天龙感到一种有如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,他张了张嘴,用发紧的声音问道:「请问,姑娘是……」
  暮地里,整个空间再度响起七絃琴所发的天籁,那进退按揉所发的泛音,似乎来自九天之外的仙乐,令人心神为之一清,深受感动的叶天龙感到自己的灵台立时变得一片空明。
  渐渐地,有如仙乐般的琴声变化越来越多,其音臻至玄妙之境,令人顿生忘我之心。正在心驰神往之际,琴声猛然间一顿,爆出的最后一个颤音竟然有如巨鼓敲在叶天龙的心上,让他的心一阵狂跳。
  叶天龙惊骇不已,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路?居然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琴技,简直可以操人之生死了。
  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,一张让人窒息的绝世娇颜顿时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,一时间让他感到口乾舌燥,不由得暗吞了一口口水,心中大叫:「乖乖,要死了,世间居然会有这样诱人的绝色!」
  叶天龙并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,不说以前在花街柳巷的荒唐,现在他身边的美女随便哪一个都是绝代佳人,但是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比,就感到大有差别。其实真正说起来,这个女人并没有比于凤舞漂亮,于凤舞那种端庄清丽的高贵风华是任何人也比不上的,胆气不足的男人可能连正眼看于凤舞的胆量都没有。
  可是这个女人就不同,她的身上有一种媚到骨子里的魅力,也可以说她比起于凤舞来胜在一个「艳」字上,叶天龙看到她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直接联想到床。特别是这个女人裹着一袭雪白的罗纱衣,浑身上下那凸起处有如奇峰怒突,窄小处不胜一握,玲珑凸透令人心蕩神摇,透过轻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白王凝脂似的粉嫩肌肤,让人恨不得马上把她带到床上好好探究一番。
  看到叶天龙有如呆头鹅一般看着自己,这个女人满意地一笑,显然对自己製造的效果十分得意。
  「你来啦,小龙儿!」
  美眸流波,朱唇轻启,一把柔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在叶天龙的耳际响起。
  叶天龙的身躯一震,这个艳丽女子居然叫得出自己的名字来,而且又叫得如此暧昧,一下子让他从无边的遐想中清醒过来。
  「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把我引到这里来?」
  那女子发出一阵让人心蕩神摇的轻笑,笑完又道:「奇怪了,我在月下抚琴,明明是你自己跑过来打扰我的,怎么现在反过来咬我一口呢?」
  叶天龙不禁一窒,没有想到这个艳姝的口舌如此的犀利,可以说从见到这个女子开始,她的言行举动都让叶天龙无法把握。
  吸了一口气,叶天龙眼神一凝,问道:「那好,算我打扰了。」
  「妾身不敢当啊!」这美女素手轻摆,媚笑道:「叶大人乃是艾司尼亚的治安长官,这里什么地方不属于你的管辖。」
  叶天龙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,便随口问道;「请问小姐,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从这里经过啊?」
  螓首微摇,这女子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媚态生出,让人心动不已。
  「人我是没有看到过,但是……」
  「但是什么啊?」叶天龙连忙追问道。
  「我在来的时候,看到有人在随地涂鸦,污染环境,因此我一路跟过去,把那些东西都擦掉了。」
  「岂有此理!你……」
  叶天龙差点儿没有跳起来,没有想到罪魁祸首居然是这样一个绝世艳姝,他仰头一声低啸,然后对眼前的女子说道:「快些带我去!」
  这女子噗嗤一声轻笑,媚态横生道:「不好意思,我记不住那个地方了!」
  「什么?!」叶天龙怒气上冲,对玉珠的关心让他不再保持对美女一贯的好态度,一个箭步上去,伸手抓住女子的香肩,喝道:「别耍我,快些带路!」
  「啊,你想干什么?」
  女子似乎被吓住了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但这样却表现出她另一种动人心魄的魅惑力,让看到的男人从心底生出一股想要竭力保护她,爱惜她的冲动。
  叶天龙呆了一下,突然伸手揪住了纱衣的领襟,嘿嘿笑道:「你想在老子的面前打马虎,耍花招!如果不说的话,就把你的衣服剥去!」他用上了对女人来说百试爽的绝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