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恶欲之源 第四十五章 崖上终奸

时间:2018-07-10
师父向来都说得对,我就是冲动累事,好像今次一事,我要迫疯宋书麟不是问题,但是却应放过叶静子这中共员老孙女。如果要玩她不是不可,但却要偷偷的来,最好干完除了我跟她外绝无人知,就像我上次偷奸伏明霞一样,直干大她的肚子也不怕,到时自然会有一些笨蛋代我认数。
  但是像今次的公开来奸却绝对犯了大忌,中共一旦盖不住事情,就一定会以最高压的手段处理。好像今次,起码有十万人看到我奸了静子的蜜穴,事件当然盖不住,那中共员老们的老脸往哪里挂?竟连好友的孙女也被人奸了,事件当场惹来中方的震怒,随即已下令老懵董一个月内交人。
  虽然,以老懵董的智慧要抓着我的狐狸尾巴当然绝无可能,但是成事不足的他却绝对的败事有余。他竟命手下分批廿四小时监视着全港大小女星,只要略有姿色的都全不放过,倒真令我苦不堪言。
  更惨的是,原本香港没得吃,那就出埠吧!尝尝日本货也不错,本来已计划好打算去上了滨崎步这婊子,但是人算不如天算。非典型肺炎爆发,事件竟令所有市民皆不能出埠,令我只好被迫乖乖的留在香港。
  算了,事到如今唯有找我的好朋友…杨受成,帮帮忙吧。要数英皇,最红的当然是TWINS与3T,之前我已经上过TWINS了,今次当然要试一下新货式,所以我一找上杨受成,我已马上要他交出3T最受欢迎的Yumiko郑希怡,给我侍寝的服务。
  老实说,Yumiko的身材实在是惨不忍睹,只能以平胸来形容,但她胜在有一双修长的美腿,而且够姣够蕩,用来给我的大鸟枪练靶就最好不过。
  手上握有痛脚,杨受成也不得不忍痛割爱,乖乖的给我召来了Yumiko任我摆布。
  「张生是吗?是杨生吩咐我来的。」
  我足足在停车场等了近半句钟。Yumiko才斯斯然而至。不过我的等待总算没有白废,Yumiko明显受到杨受成的吩咐,要好好巴结我,所以明显经过悉心打扮而来。
  本身已是美人胚子的Yumiko化了个淡妆,身上穿了一件细緻的T恤,下身则穿上了一条火辣异常的性感迷你短裙,充分展现出她的一双优美长腿。
  我马上拉开车门道:「我们先上车再谈。」
  Yumiko乖巧的听从我的吩咐,问也不问我们的目的地,任由我驱车前往。
  保时捷以铁定吃告票的高速在路面飞驰,不过沿途Yumiko可不是只乖乖地坐着,只见她修长迷人的双腿不时做出种种诱人的动作,一时性感的交叉着腿,一时又含羞地併合着脚,分散了我不少的注意力。而她的纤手更有意无意地玩弄着本已彼低的衣襟,令T恤的领口不时暴露出更多的春光,一时玩弄着捲曲的秀髮,若不是我驾驶技术了得的话,肯定会因为了看她而发生交通意外。
  不过虽然如此,但Yumiko确惹出我的慾火来,尤其是她本身已经是那种令人一看到,已自自然联想起床的女人,如今我只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。但是我当然不会荒谬得在高速公路上操她,只好踏尽油门尽情驶去适合开战的地方。
  我将车直驱至山边尽处,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里,虽然如此,但Yumiko对这地方显然不陌生,因为当日她就是在前面不远处的崖边拍摄她的MTV,所以才令我兴起在这里打野战的念头。
  不过车才一停下,我已按耐不住身上的慾火。我马上调低Yumiko的座位,令其变成一张车床,我已顺势压在Yumiko的身上,先占占手脚的便宜。
  我二话不说已推高Yumiko身上的T恤,略带粗暴的扯脱了她的胸围,并在她发出反抗声前先一步吻上她性感的朱唇,先来一场唇枪舌剑的湿吻大战。
  Yumiko熟练的回应着我唇舌的挑逗,看来她果然如我所料般之前是有过不少经验,不过如今她越淫蕩我就越喜欢。
  我将双手轻覆盖在她的双乳之上,然后慢慢用力磨擦,再以指头逗弄着Yumiko的两边乳尖。果然敏感的她马上生出反应来,只见花生米般的乳首在我的指掌下开始慢慢挺起,Yumiko本来平坦的乳房亦开始硬涨起来。
  看到Yumiko的双颊升起动情的红晕,我不由得暗笑着心道:我的技术可令贞女也动情,何况你只不过是个淫娃。
  果然我乘着一下混乱将手探入Yumiko的裙间,二话不说已直取她的大腿尽头,按落在她的性感小内裤之上,随即已发觉到沾来了满手的蜜液。
  我马上扯下Yumiko早已湿透的内裤,下身一凉的她彷彿回复了些许理性,同时拉下我的裤链,掏出我早已经火热的长枪。
  Yumiko终于展开了她的反击,丰满的朱唇轻夹着我的龟头,然后以香舌来回舔弄,直至我的龟头沾满了她的唾液,才慢慢的吸吞而下,将我的宝贝,逐分逐寸的收入她的唇间。
  单只品嚐Yumiko吸啜我肉棒的力度,已知她有着高深的口技,相信不少富豪单单就她这一下就已经口吐白沐,鸣金收兵。不过片刻间她似乎已知道我不是单凭唇舌就能解决的对手,于是改变策略,开始前后摇动脑袋,套弄着我的肉棒。
  我故意任由Yumiko尽展本领,再从中展现出我惊人的耐力。不过Yumiko的口技实在不得不讚,在含、吹、吸、啜的力度时机,她都有充分的掌握,加上她那顽皮小香舌无微不至的舔弄,一般人铁定已被她唇舌吸乾,再加上她深喉的技巧,竟懂得利用喉间的肌肉磨擦我的龟头,相信不少职业女性也不及她这一套,而Yumiko的双手也并未闲着,一手来回磨擦着我的肉袋,以令一手则按摩着我的菊穴,再配以前后猛烈摇动着的波浪秀髮,提供绝佳的视觉效果,种种因素组合起来,Yumiko可真是我遇到过口技最高明的女性。
  不过,我相信Yumiko亦开始留意到,单凭手口并用,她是不能满足我的需要。我的肉棒在她的唇舌侍奉下只是变得越来越硬挺,却没有丝毫走火的迹象。
  Yumiko亦不禁暗自奇怪,就算身体壮如成龙,她亦能吹得出来,如今竟吹至小嘴开始有酸软的感觉,男人的阴茎仍屹立不倒,实在是前所未见。
  Yumiko也吹了有十五分钟,是时候来下一步。我轻轻拉起Yumiko的短裙,手指已老实不客气的沾起了她的淫蜜,再开始磨擦着她的蜜唇。
  我留心着Yumiko的表情反应,然后将手指慢慢改为挑逗Yumiko那敏感的小豆。果然Yumiko马上为之一震,证明我的攻击击中她的骚处。我马上将一小节手指伸入她的淫穴,然后忽轻忽重的搅动。强烈的快感马上打断了Yumiko口交的节奏,而随着我手上力度的加强,Yumiko更发出了难耐的呻吟。
  Yumiko让我品嚐了她的口技,如今可轮到她来尝尝我的指技。我指尖準确地按落在Yumiko的G点,随即发出了忽轻忽重的连环震动,大吃一惊的Yumiko不得不吐出口内的肉棒,不停的扭转呻吟,却逃不过我的指掌,只好不断发出代表投降的淫叫声。
  不过我可不会因Yumiko的示弱而放过她,相反控制大局的我更进一步的加重力度,令快感来回冲击着Yumiko的性慾神经。耳边Yumiko的呻吟叫得越来越激昂,我在她到达顶峰的瞬间抽出了指掌,一口吻落在Yumiko的阴唇之上,刚好接收掉因她潮吹而喷出的蜜汁。
  短暂的高潮过后,Yumiko像失去气力般软摊在车座上,不过相信此刻的她亦已明白到,除了肉体布施外,她根本不能够满足我。果然在短暂的休息过后,Yumiko已马上翻开手袋,并从袋中取出一个四方的钖纸小包。经验丰富的我单看外表已马上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
  竟连避孕套也早準备好?Yumiko倒真不是一般的熟手。不过随即我讶然地看到原来Yumiko撕开了锡纸的包装,取出了内里的避孕套,竟不是直接替我戴上。而是先将避孕套含在口中,然后再来一下口交穿衣,那实在是了不起的技术。
  不过佩服归佩服,戴套性交却不是我的习惯,没有了精液直射入子宫的快感,就算是干什么美女亦失色不少。不过我随即挥去了除套的冲动,不是代表我接受Yumiko的安排,只因为我心中另有一番打算。
  Yumiko要我戴上套子,我相信主要不是卫生的问题,而是基于她的避孕习惯,有不少女星为了怕吃避孕丸会增肥,所以性交时都会採用避孕套这种避孕方法。而我相信Yumiko亦是属于这一种,而换句话来说,Yumiko依靠避孕套作避孕方法,本身便不会再使用避孕药物等其它措施。
  所以只要我的精液能穿过避孕套这一层胶膜,便能直接射入Yumiko的子宫,令她在毫无防避之下中奖,给我搅出人命,只要想起已教人兴奋。
  而如何能令我的精液直捣黄龙?其实却并不是什么难事。我一手轻扶着阴茎的前端,慢慢抵在Yumiko早已湿透的阴唇间,龟头轻轻磨擦着温热的蜜穴口,假装以手扶着来协助对準位置。
  肉棒的磨擦令Yumiko舒服得瞇上眼睛,而我亦乘着这难得的机会,以指尖将避孕套的顶端撕开,令我的整个龟头,都脱出避孕套的掌握之外。
  不过为免被Yumiko看破,我亦马上腰间一沉,肉棒直突入Yumiko的阴道之内。我细心留意着Yumiko的反应,沉醉在被肉棒贯穿快感的她显然察觉不到异样,没留意到我其实是在真枪实弹的干弄着她的蜜穴,反而合作地以双腿缠着我的腰肢,方便我用力之余,亦令我的抽插更为容易。
  好的开始就等如成功了一半,看到Yumiko那急不及待的淫蕩样子,我也不来什么前戏,先来家法侍候式的捅她五百大棍,直干得她娇喘连连。待Yumiko的阴穴由洞口至穴心都彻底湿透之后,才开始卖弄地示範着各种性爱花式。
  我抬起了Yumiko其中一条修长的美腿,将她摆弄成半侧身的状态,肉棒随即结实地猛轰入她的蜜穴之内。只见Yumiko瞇起了双眼,尽情地享受着我的抽与插,同时发出放浪的呻吟。
  不过单只如此我可仍不满足,我再一次将Yumiko的娇躯摆弄,成犬交状的体位,以此姿势的抽插就最能满足男仕的征服感,我就是要以此将Yumiko干到如母狗一般。
  果然Yumiko十指紧紧抓着汽车的皮梳化,脸上展出了揉合痛苦与快乐的表情。显示出,我每一下的插弄,都干得她似是来回穿梭在天堂与地狱之间。
  车身同时猛烈的震动着,我相信若不是我跑车是用上了最优秀的悬挂系统,效果可能更惊人。
  不过其实我将Yumiko摆成犬交位是另有目的,答案当然就是她的后庭,我乘着Yumiko被我一轮狂抽猛插至失神的瞬间,阴茎已一出一入的改插入她的后庭之内。
  不过Yumiko出乎意外的没有想像中的痛苦,只是有点刺痛的扭着腰,显示出原来她的菊穴亦不是第一次使用。
  果真是一个地道的婊子,竟然身上三穴都早已被人开了苞。我怒地推开了车门,不理Yumiko的反对,以直立式边干她,边将她抱出车外。
  可能由于是荒山野岭,加上自己亦正爽着,Yumiko很快便已放弃了反抗,任由我将车内战改为打野战。我狠狠的将Yumiko按在车头盖上,性慾的引擎已全面开动,阴茎以高速进行着活塞运动,逐渐将Yumiko推上一波波的高潮。
  似乎Yumiko的理智亦被性慾所淹盖,排山倒海的淫声浪语儘是叫过不停,完全不顾会被人发现的危机。
  我得意的吻上了Yumiko的双唇,跟她唇舌紧紧交缠,做着消音的行为,同时暗暗计算着播种的时机。一般而言,被我以大量温热的精液贯入子宫,Yumiko是铁定会发觉到的,所以最适合的机会,莫过于,将她干至失魂莴魄,阴精四洩的瞬间。
  我马上抱起了Yumiko的娇躯,将她抱到悬崖边上,感觉到半边身空的Yumiko自自然然双腿夹紧了我的腰际,以保持身体的平衡。却不知这姿势令我更容易捅开她的子宫口,将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宫之内,到时所有精液都贯进她的子宫,没有半滴流出,她肯定会以为是避孕套的缘故,而不会觉察到其实自己已被我偷奸受孕。
  如今,就只待Yumiko来一下最顶峰的高潮。我压下Yumiko的娇躯以传教士式猛干,也不理她的反抗与挣扎,阴茎只是凶狠的不断进出着,耳边听着Yumiko越来越急速的呼吸声,替她做着高潮的倒数。
  暮地里,Yumiko发出了一下闷绝的淫叫,同时四肢紧紧的揽着我,生出了痉挛的反应,紧合的子宫小嘴亦同时一张,吻合着我那灼热的龟头,同时喷出了浓浓的淫蜜。
  终于等到了Yumiko的高潮,我乘着Yumiko的失神,同时自己亦拉下高潮的机板,白浊的生命精华,以千载难逢的机会,狂注入Yumiko的子宫之内,我相信其中之一,定能完成令Yumiko受孕的神圣使命。
  不过我所累积的量可不是Yumiko那小巧子宫所能承受,幸好我早料有此一着,当我感觉到Yumiko的子宫快要被我贯满之际,我马上飞快地抽出阴茎,一手拉开其实早已经穿了的避孕套抛落崖下,同时将白浊的残精,狂喷上Yumiko的俏脸之上,先替她补上一层新的代妆。再迫Yumiko含着我的阴茎,含掉我之后洩出的其余精液。
  看到Yumiko满足地舔弄着脸上的残精,丝毫未觉其实浓度最高的精浆,早已被我注入她的子宫之内,我相信我的偷袭已经得手,真想看看她得知自己竟怀了孕要去堕胎的表情。
  不过就在我俩仍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之隙,竟真的来了不速之客。在山边阴暗的角落,一个男子以手上的手枪,示威式的向我们的身边打了一发。
  Yumiko马上发出了尖叫声,而我亦来不及阻止,因为当我看清楚来者时,我亦不由得面容惨白。
  「宋书麟!」
  我不由得叫出他的名字。
  宋书麟冷冷的一笑,手枪仍旧指着我俩,而我在Yumiko不为意下,亦逐步躲至她的身后,希望以她作为我的挡箭牌。
  「奸魔,你以为我会为了这婊子放过你吗?告诉你,其实是杨受成通知我,我才懂得一路追蹤着你们而来。」
  说完飞快的一枪,子弹擦过了我的肩膀。
  原来又是杨受成那畜生将我出卖。
  我冷静地看着周围的环境,同时想着逃生的方法。
  「想跳崖吗?我的射击分数是九百四十七分,保证你未到崖底我已经先一步,送你一程。」
  宋书麟看到我望着崖边,马上察觉到我的意图。不过更要命的是,我知他所言非虚。看来唯今之计,只得兵行险着。
  「真高兴,终于能见到宋兄,尤其是自从操了嘉惠的处女穴之后,我一直想看看宋兄头带绿帽的样子。」
  我装作满不在乎的道。
  枪声再一次响起,今次子弹擦过我的耳边。Yumiko早已吓得双脚发软,全靠我扶着,才不致跌在地上。
  「对了,嘉惠应照了超声波吧?她给我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?男孩当然会像我,不过不知女孩是否像她的娘一样好干。」
  这一次子弹擦过我的额角,不过我却是心头暗喜,宋书麟的枪明显是偷自警局,是那种标準的点三八口径左轮,如今他已用了五发。
  「不过话说回来,程嘉惠的处女穴虽然够紧,不过却比不上她的两个妹妹,更比不上宋兄你的妹妹。宋兄,你可知?我干你妹妹时她夹得我多紧,幼齿果然就是不一样。不过将程嘉惠调教成花癡,却实在是另有一番乐趣。怎么样?那婊子有替你舔鸡巴吗?她的口技还不错吧?」
  我越说越得意,亦越讲越无耻。终于,忍无可忍的宋书麟向我轰出第六发子弹。子弹擦过我的手臂,惹来一阵火痛,不过我总算赢回了一线生机。
  「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。宋兄,你的已是空枪了。」
  我冷冷的说着,随手将身前的Yumiko推向宋书麟,宋书麟双手一环一圈,泻开迎面扑至的Yumiko,然后不守反攻,一个直拳电射而至。
  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我看到宋帕麟的身手暗地里叫了声不妙,就算我在十足状态,胜负恐怕也是五五之数,何况我刚在Yumiko的身上消耗了不少体力。
  不过事到如今,也不容得我细心,只希望三招两式取到一丝半丝空隙,让我逃回车上,逃走大吉。
  不过今次我的算盘却弹不响,宋书麟死命的苦缠着,而且有意无意间将我迫向崖边,看来我只好险中求胜。
  我故意大开中门向宋书麟扑去,果然苦战不下的他自然不会放过此一良机,重拳直轰向我的气门。谁不知却正中了我的苦肉计。我左掌加掌先后一按一压,化解了宋书麟的重拳,同时施展出压箱底的绝技「猛处敢爬山」回守不及的宋书麟吃了这一记重招,胸骨同时传出了碎裂的声音。
  还不把我干掉。
  不过我实在高兴得太早,宋书麟鼓气最后一分力,死命的拦腰抱着我,然后二人就这样直冲出悬崖之外。直坠进漆黑的海面之上。
  冰冷的海水令我为之一震,感觉到宋书麟仍死命的揽着我,我唯有以钟鼓齐鸣轰向他的太阳穴,将宋书麟彻底了帐。不过我可来不及高兴,随着迎面而来的一下巨浪,无情的将我重重撞向崖边的巨石,我亦同时失去了最后的知觉,缓缓的,沉入那漆黑的海水之中……
  全文完
  作者:奥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