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嫂子和她的两个女儿

时间:2018-08-09
六八年我父亲从劳改农场出来,但是还戴着右派的帽子,于是我们全家跟着下放到农村。那时候农村最下面的组织叫小队,小队上面有大队,大队上面有公社,公社上面就跟现在叫法壹样了县、市、省……
我们大队有六个小队,我们家下放地是六队,是全大队最贫穷的小队,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壹年,年终结帐时还欠队裏不少钱。
我们村老光棍很多,印象最深的是个叫尹庆高的老光棍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在我懂事时他好像已经四十多了。整天游手好閑,队裏的人管他这种人叫二流子。应该跟当年的赵本山差不多,农活啥也不会,但是吹拉弹唱倒会不少。
最有意思的是粉碎四人帮那年春节前,清算壹年来每家每户收益的时候,他和几个人壹起表演了壹个近似于现在东北拉场戏的节目,他扮演江青。在放了两个土豆在胸前,这当时在我们那裏是非常有创意的。记得他这个节目壹出,整个生産队的队部裏笑声不断。
他有个叔伯嫂子,看上去是个非常正经的女人,那时候我才刚上学不久,那个女人因爲和我们家住前后院,跟我们家关系非常好,因爲她连声了两个姑娘,所以对我这个淘气的小子非常喜欢。
我记得事情是发生在我上学两年后的暑假,因爲我们家的李子是那种桃型,非常酸的,我们叫桃李子。而她家的李子是那种鸡心形的,我们叫鸡心李子,非常甜。这个尹家嫂子知道我喜欢吃甜李子,就跟我说啥时候想吃自己过来摘。
那天下午,我从自己前院的篱笆墙翻过去,到她家后院的自留地裏摘李子。李子树并不高,我三下两下就上去了,依靠在树杈上便摘便往嘴裏塞。那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尹家嫂子家的朝阳的那铺火炕。
我看到令我壹辈子都忘不了的情景:尹家嫂子脑袋靠在朝阳的窗台上,身子在火炕上,双腿分得很大,她什么也没穿,白花花的大腿和白花花的奶子我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在她双腿间有个脑袋在壹颤壹颤地,当时还年幼的我因爲出生在农村,农村人说话很少避讳什么,所以也知道这尹家嫂子壹定是在和男人干那事。好奇的我不敢出声,趴在树枝上观看。
因爲距离的问题,并没看清那个脑袋伏在尹家嫂子双腿间干什么,也并没有看见那个脑袋是谁的。因爲尹家嫂子壹项很正经,我当时以爲是尹家嫂子和尹家大哥在做事。
过了壹会儿,那个脑袋擡起来,似乎尹家嫂子说了句什么,那个被对着我的男人麻利地脱去裤子跳上炕去,站到尹家嫂子的面前。尹家嫂子坐了起来,伸手握住那个男人的下体,从我那裏可以看到那个男的下体硬翘翘的。尹家嫂子用手撸动了几下,擡头对男人又说了句什么,那男人直点头,然后尹家嫂子将那男人的鸡巴就含在嘴巴裏。
那男人似乎很舒服,摇头晃脑地,在这时候,我才看清那男人就是我们小队的二流子尹庆高,这让我吃惊不小,骤然想起今天小队裏派出不少壮劳力去修大坝,这个尹家大哥体格非常棒,壹般这种事情是跑不了他的。那么就是说尹家嫂子趁她男人不在家,跟自己的叔伯小叔跑破鞋。
这个发现让我兴奋得不的了,这种事情是我们农村家长裏短话题最多的。
尹家嫂子给尹庆高吸吮了壹会儿鸡巴,他似乎就受不了了,张着大嘴身体抖动,尹家嫂子停止吸吮,吐出鸡巴似乎骂了句什么,然后伏在炕沿上往地上吐着。
吐完后指着尹庆高的鼻子叫骂着,我实在是壹句也听不到。
她骂了壹阵子,就用脚去踢尹庆高,并抓起他的裤子往地上扔,似乎在撵他走。
尹庆高跪倒尹家嫂子面前不住地哀求,并时而还双手指天,看样子是在发誓或者答应尹家嫂子什么事情。
渐渐地尹家嫂子不骂了,用脚拨弄几下尹庆高的鸡巴,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,不知道又说些什么,尹庆高直点头。
于是尹家嫂子壹脚将尹庆高踹倒在炕上,她扑了过去,伸手攥住他的鸡巴壹阵撸动……
好半天,尹庆高的鸡巴又硬了起来,尹家嫂子跨上去,骑在他身上开始上下运动。尹庆高似乎很兴奋,伸手在尹家嫂子的奶子上捏着,有时候捏重了就换来尹家嫂子壹顿掐,掐得尹庆高嗷嗷叫着。
那时候的我也没有的时间观念,也记不得尹家嫂子耸动了多久,她从尹庆高身上下来,躺到炕上,尹庆高跪在她双腿间,扶着鸡巴插进她双腿间,身子壹前壹后地运动着……
在他运动中,尹家嫂子擡起双脚,壹只搭在他的肩头上,另壹只踩到他脸上,还壹个劲往他嘴巴上凑。尹庆高扭动着脸躲闪了几次,尹家嫂子似乎很不高兴,就收回他肩头上那只脚去踢他,似乎要把他踢开。
尹庆高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,尹家嫂子才不踢他了,尹庆高将尹家嫂子放在他嘴巴的那只脚捧起来,用舌头在上面像猪吃食壹般地舔舐起来……
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,尹庆高哆嗦着伏到尹家嫂子身上,屁股壹上壹下地颤抖了几下,就不再动了。
尹家嫂子紧紧保住他的后背,也是浑身颤抖。
过了壹会儿,尹家嫂子不再颤抖了,将尹庆高推开,在他光光的屁股上拍了壹把掌,然后下地走出去。
从这屋出去就是厨房,从我这裏看不到。
尹庆高爬了起来,似乎很累,壹个劲地喘着。他穿上裤子也推门出去了。
我以爲没节目看了,正要下树,就看到尹家嫂子端着壹个脸盆进来,放到壹个凳子上,双腿跨上去,往下体上撩着水。
她洗下身时擡头发现了我,脸色顿时变了,走到窗前,啪塔把窗户关上。
我也知道她看到了我,心裏非常害怕,自己也不知道害怕什么,急匆匆地回家去了。这事回家我也没敢跟爸爸和妈妈说。
第二天下午,我在我们家后面的山沟裏放猪,猪在山坡下拱地吃草,我躺在山坡上晒太阳。
这时候尹家嫂子来了,她坐到我身边,我有些心虚的想流,她壹把扯住我说:害怕我吗?妳发现了我的秘密,我应该害怕妳才对!
是啊!我爲什么要怕她呢?是她偷人养汉啊!于是我乖乖地又坐下,心裏也不在那么害怕了。
妳看到嫂子跑破鞋了,妳告诉妳爸妈了吗?她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没有!
也没跟别人说?
没有!
她长长出了口气,说:嫂子求妳别跟人说,妳大哥知道会打死我的。
大哥对妳不好吗?
也不是,主要是嫂子贪心,那二流子总往外跑,能弄到壹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嫂子就是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我不太明白,也没搭茬。
尹家嫂子四下看看,然后伸手在我裤裆上摸了壹把说:小鸡鸡还没长成呢!嫂子让妳给保密也不白用妳。说完,她又拉住我的手往她怀裏带,嫂子让妳摸摸奶儿,也给妳摸摸屄!嫂子先欠着妳的,等妳小鸡鸡长成了,嫂子的屄给妳肏壹回。好不好?
她握着我的手去摸她奶子,肉呼呼地软软的,对于我那年龄段也说不上兴奋,就是觉得挺好玩的。
然后她又拉我另壹只手塞进她肥大的裤子中,那时候农村哪有穿买的裤头,都是自己用商店买的布头拼凑的大裤衩子,所以从她裤子的腰部很容易就伸进去。
我记得她那裏毛很多,也很硬,有点扎手。
我也是好奇,跟她说:嫂子,我想看看!
看吧!她站起来走到壹棵大树后面,解开束腰的布带把裤子和大裤衩子壹同退到屁股下面,双手拎着裤腰靠在树上。
我过去蹲在地上,那是我第壹次看到女人的屄。那条缝很长,两个肉片又肥又大,顔色有些发黑。
妳可以扒开看看裏面!她低声细语的说。
我用手指扒开那两个肉片,裏面的顔色就好看多了,白裏透红,用手指触碰壹下那嫩肉,滑滑腻腻的。
她说:看见那个孔了吗?等妳的小鸡鸡长成了,嫂子就让妳的小鸡鸡进去撒泼尿!
嫂子,爲什么要在这裏撒尿啊?
因爲那样舒服啊!
哦!我还是不明白,但是也没深究下去,突然想到壹个问题,嫂子,妳爲什么让他给妳舔脚丫子啊?
嗯……嫂子舒服啊!
就这样我结束了第壹次和女人的亲密接触。关于这件事也成爲我和尹家嫂子之间的壹个秘密。
第二年夏天,也就七八年我父亲平反回到县城,我们全家也跟着回去了,但是尹家嫂子跑破鞋那件事情壹直没有忘记。
直到我十六那年,六队跟我们家相处的很好壹户也是姓尹的人家大儿子结婚,由于父亲那时候工作很忙,妈妈和我回去赶礼,再壹次见到了尹家嫂子。
她没什么变化,已经是原来的样子,只是看到我时格外多看几眼。我那时正处在青春期的阶段,想起往事,对她也格外关注。
因爲我们有好几年没有回去了,那户人家的主人不让我们走,要留我们在他家住两天,妈妈没有工作,我又正赶上寒假,所以盛情难却之下,妈妈就同意了。
农村的婚宴从中午开始壹直到晚上很晚,到晚上九点多锺时,尹家大哥还在酒桌上拼酒,那家主妇拉着妈妈在聊天,我就有些困了。
尹家嫂子跟我妈妈说:这裏这么吵,大强也睡不好,不如让他到我们家去睡吧!
自小尹家嫂子就对我非常好,妈妈也没说什么就同意了。
跟着尹家嫂子到她家后,我没有看到她的两个女儿,壹问才知道她的两个女儿寒假去外婆家玩了。
尹家嫂子铺好炕,让我坐到炕上,然后打来壹盆水,亲自给我洗了脚,洗完给我擦干净时还在我脚背上亲了壹口说:我们的宝贝儿大强长成大小伙子了,这如果在街上遇到还真不敢认!
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嫂子没啥变化!
真的?没老?
没老,还那么俊!
啧啧啧,大强还会奉承人了呢!说完,尹家嫂子面带喜色端着盆出去。
我靠在墙边想着尹家嫂子以前对我说的话,心裏扑通扑通地跳着,她把我接到她家来住,她还会不会记得以前自己说过的话了呢?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就学会了手淫,幻想的对象就是尹家嫂子。
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尹家嫂子进来了,她手裏又短了盆水,拿过壹个板凳放在炕沿下面,水盆放到上面,沖我找找手说:妳过来!
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但是还是挪动屁股凑了过去,她说:妳把裤子脱了!
我犹豫着,她看着我说:还不好意思呢?妳小时候我还把过妳尿呢!伸手就来接我的裤带。
我连忙按住她手,她说:怎么嫌弃嫂子了?
没……没……没有啊!我的手虽然还按着裤腰,但是已经不那么坚持了,她麻利的解开我的裤带,将我的裤子往下脱。因爲裏面穿着棉裤,所以不太好脱,在我下意识的配合下,让她把我裤子脱去。接着她又将我的衬裤和裤衩壹起脱去,我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面,因爲我的鸡巴已经硬了,她看着我吃吃笑道:我们的大强真的长大了哟!
然后她将毛巾在水盆裏沾湿,在稍稍拧壹拧,妳把手拿了,嫂子给妳洗洗小鸡鸡!边说边用壹只手来抓我的手,我按住不放,她微微壹笑说:听话!
我咬咬牙,将手拿开,她用湿毛巾给我擦起鸡巴,虽然尹家嫂子的手很粗糙,但是到底是女性的手啊,扶着我的鸡巴用温热的湿毛巾仔细地擦我鸡巴的时候,我的鸡巴壹跳壹跳。
她用毛巾给我擦了两遍后,将板凳挪走,把水盆放到刚才板凳放的地方,然后她解开她的裤带,壹下子就连棉裤带衬裤内裤壹同退到膝盖处,然后蹲在水盆上方,壹只手伸到下面哗啦!哗啦!……地洗起她的下体。
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,她扯了扯我的腿说:妳往前坐壹坐!
我往前挪挪身子,双腿就垂在炕沿下面,屁股就坐到炕沿上。
尹家嫂子身后握住我的鸡巴,说实话,那个时期我正在发育,鸡巴不是很大,勃起时不过十二三公分,她壹只手握住只留龟头在外面,因爲自己手淫过,所以包皮已经包不住龟头了。
她轻轻地柔动着问:自己弄过?
我羞涩万分,也不想隐瞒她,就点点头。她又问:多长时间弄壹次?
两三天吧!
妳正在青春期,手淫很正常,但是不能这么频,听嫂子话,每星期只需弄壹次,好吗?她说话的语气非常温和。
嗯!我用力点点头。
真乖!说完,她用另壹只手将身下的水盆移走,然后脑袋凑到我的胯下,壹下就含住了我的鸡巴。
那壹瞬间,我的脑袋壹片空白,天旋地转的,差点栽倒下地,幸亏她另壹只手扯住我的胳膊。
鸡巴在壹个温暖的腔室裏,被她的双唇紧紧夹住,还有壹条软软的舌头在上面舔舐。
现在想起来很丢人,大约也就壹分锺左右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,双手按着尹家嫂子的脑袋,啊!地壹声,全射在了她的嘴巴中。
我射精的时候,她含住我的鸡巴壹动不动,壹直等我射完,才用力的砸了几下,似乎要将鸡巴裏面的东西都给砸出来壹般。然后吐出鸡巴,喉咙有明显吞咽的声音,说:童子鸡的雄真好!
她站了起来,对我说:妳先进被窝吧!别凉着!然后弯腰端起水盆走了出去。
我脱去上衣,还保留着衬衣转进了被窝中,听到外屋传来房门落拴的声音,接着她就回来了,啪塔!拉灭电灯上了炕。我也不敢往她的那个方向看,只是听到壹阵浙浙疏疏脱衣服的声音,然后被窝的壹角被掀开,她钻了进来,带进来壹股凉气。
嫂子的身子很凉吧?壹双手臂搂住我,壹具带着凉气的躯体贴到我身上。
还……还好!
转过来!她贴着我的耳边说,妳大哥喝醉了酒,得哪睡哪,今晚不会回来了。大强,让嫂子兑现以前说的话吧!
我壹阵阵激动,转过身来时就被她紧紧搂住,嫂子……我低声的叫了壹声,将脸贴在她赤裸的胸前。
大强,我肉肉啊!她壹手搂着我,壹手伸到我的胯下握住我的鸡巴,大强长了壹根肉呼呼的鸡巴,真是可爱死了!
她只是轻轻的撸动了我鸡巴四五下,我的鸡巴又站立起来,大强,想嫂子没有?她亲吻着我的脸蛋问。
想……
想嫂子什么?
想……嗯……
想什么?
想嫂子跑破鞋!
妳个家伙,跑破鞋那词不是什么好词,妳……算了,妳爱说就说吧!那嫂子问妳,想跟嫂子跑破鞋吗?
想……
妳手淫的时候是不是想嫂子?
是!
真的吗?她将搂我的那只手抽回去,把着她壹只丰硕的奶子往我嘴边送,我壹口就含住了,用力地裹吸着她的奶头。
她的奶子很大,但是有些松弛,依旧是软软的。
尹家嫂子扯了扯我的胳膊说:到嫂子身上来。
我翻身到她身上,她扶着我的鸡巴放到她的屄上说:进来,进来看看嫂子的屄跟妳想的壹样不壹样。
我的鸡巴在她引导下插了进去,裏面很滑也很温暖,她将双腿盘到我屁股后面,动,动动!
以前看过手抄本的《少女之心》,也懂得性交是要抽插的,所以我壹边含着她奶头吸吮,壹边挺动屁股在她屄裏抽插,当时心情非常激动,终于肏到女人了,终于可以去验证《少女之心》中所描述的性交的快乐了。
可能我鸡巴太小,或者是因爲她生过两个孩子,又加上尹家大哥的常年肏干吧,所以感到她屄裏很松弛,抽插中完全没有感觉到小说中写的那种紧握感。
哦……大强……哦……使劲……小伙子真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样地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使劲肏……啊……啊哟……大强鸡巴真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是使劲肏……肏嫂子……肏嫂子小骚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肏我小屄心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强真厉害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尹家嫂子哼哼唧唧地浪叫着,双腿时而夹紧我的屁股,时而松开,下体还壹个劲地往上挺动。
越肏她屄裏的水越多,也就越显得屄腔松弛,由于刚才在她嘴巴裏射了壹次,所以我这次抽插了挺长时间也没感到有要射精的意思。
她似乎察觉到这壹点,低声问我:是不是嫂子屄太松了?
不……不是呀!我也没肏过别的屄,所以也不敢保证是因爲这个原因。
壹定是的,妳大哥都说我屄松!她边说边伸手按着我胸口上,妳先出去!
我将鸡巴退出来,从她身上下来,她伸手从扯过枕巾到胯下擦了擦,嫂子太敏感了,水太多了!
擦完后,她再次让我爬到她身上,我接着肏她。
尹家嫂子的双腿紧紧的箍住了我的腰,屁股也随着我的节奏上下扭动着。
突然她翻了壹个身把我压在了下面,她直起身子,屁股坐在我的鸡巴上壹上壹下的活动着,我身上揉搓着她的两只活蹦乱跳的大奶子。
大强……喜欢吗……啊……尹家嫂子壹脸坏笑的说,现在是我在肏妳了!
喜欢!
尹家嫂子收缩着屄腔来夹我的鸡巴,酥软的感觉弥漫到我们的全身,她淫蕩的扭着腰肢,销魂的叫床声让我感觉来到了天堂,我用力的向上挺着去迎合她。
不壹会尹家嫂子疲惫的趴在了我的身上,可是屁股还是没有停止扭动……
大强……我的肉肉啊……妳好厉害啊……小老虎似的……真的要肏死嫂子了……嗯……我们换个姿势吧!她说着从我身上下去,跪伏在壹边,肥大的屁股高高翘起。
我挺起身体,跪在她后面,扶着鸡巴后面插进她的屄中,然后扶着她的胯,鸡巴拼命的在她的屄裏沖刺,壹道晶莹的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流到了褥子上。
啊……哦……大强……快……哦……用力啊……啊……用力肏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肏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稀罕死大强的鸡巴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尹家嫂子的呻吟越来越高亢,听得我热血沸腾,也情不自禁的越来越用力,越来越快,只见她那雪白的屁股上被我撞击的红红壹大片。
啊……大强……嫂子不行了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叫喊着,尹家嫂子的身体壹阵痉挛,壹股暖流扑向了我的龟头,烫得我也忍不住在第壹次在女人的屄中射了精。
她伏在炕上喘息,我伏在她身边喘息。好半天,她长长出了口气,转过身来搂我入怀裏,关切地问:累了吧?
嗯!累了!
那好好睡壹觉吧!
我伏在尹家嫂子的怀裏不壹会儿就睡着了……
第二天早晨,我是被壹阵锅碗瓢盆的叮当声吵醒的,尹家嫂子已经不在炕上了,就知道她壹定在厨房准备早饭。
我裹着被子坐起来,伸手去炕头拿衣服裤子,这时,尹家嫂子进来了,别起来,再睡壹会儿了。
已经有了那层关系,我的脸皮也就厚了起来,笑着说:妳也不陪我睡,自己躺着没意思。
她捏捏我的脸蛋,说:嫂子马上就好,妳稍等会!
于是我就又躺回到被窝中,早晨勃起的鸡巴高高地将被子支起了壹个小帐篷,自己无聊地揉搓着自己的鸡巴。
吱……壹声,门开了,尹家嫂子再次走进来上了炕,我扭过头去看她,看到她跪在炕上,解开裤带,将棉裤和衬裤内裤壹同退到膝盖处,然后躺到我身边,将双腿高高擡起说:不定什么时候妳大哥就回来了,就这样肏吧!要快啊!
我嗯了壹声,伸手抓过棉袄披在身上,然后跪在她下体处,扶着鸡巴拨开她黑黑的阴唇,将鸡巴插了进去。
这壹次没有昨晚准备得那么充分,尹家嫂子的屄裏没有出水,所以插进去时显得比昨晚紧得多。
她将双脚搭在我的肩头上,随着我的抽插,下体向上迎挺着,使劲……大强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使劲肏……肏我……嗯……
我抽插中突然想起当年的往事:
嫂子,妳爲什么让他给妳舔脚丫子啊?
嗯……嫂子舒服啊!
嫂子从昨晚到现在都在让我舒服,那么我是否也该让嫂子舒服呢?那是肯定的。于是,我脱去尹家嫂子壹只脚上的棉线袜子,她的脚并不细嫩,脚跟有层厚厚的角质,跟她的手壹样,是常年劳作留下的。我端详着这只辛劳的脚,上面没有脚臭味,忍不住放到唇边轻轻地舔了起来。
啊!大强……妳……妳干什么?别……髒……嗯……尹家嫂子吃惊地往回缩着脚。
嫂子,不髒!让爲我给妳舔舔,妳不是说舔脚丫舒服吗?
尹家嫂子的眼泪流了出来,她感动地看着我用舌头在她脚上勾舔,就连那脚趾缝都不放过,最后好含住脚趾壹根壹根地吮了壹遍。壹只脚结束后,又换另壹只脚。
看来尹家嫂子的脚也是她的壹个性感带,很快就在我边肏她屄边舔她脚中浪叫起来:啊……啊……大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哟……啊……肏死嫂子吧……啊……妳是嫂子遇到最好的男人……啊……嫂子的棒小伙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哼……真好……肏到嫂子的花心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这样高举着她的双脚,使她下面夹得也紧,屄腔相比昨晚来说紧得多,所以我很快的就来了高潮。在我还没射完的时候,她也来了高潮,这次能感觉到她屄裏痉挛得特别剧烈,壹下壹下地吸吮着我的龟头。
事后,尹家嫂子对我说:这裏离县城也不是很远,作火车才三站,以后放假有时间就过来,嫂子还给妳肏!
从那以后,每到寒暑假我都会找借口回到这个小村庄,偷偷摸摸地和嫂子约会。
在我接到大学通知书后,又回了壹趟那裏,当时尹家大哥在地裏给庄稼除草,我就在他家后院的粮仓中肏着嫂子。
可惜,肏到壹半的时候,被嫂子的大女儿小芬撞破了,可以说我是落荒而逃。
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敢去找尹家嫂子。
四年的大学生活,也有两次恋爱,都无疾而终。大学毕业后,我回到家乡,由于父亲多年的人脉关系,我被安排进了税务局。在机关待了两年,同样是由于父亲的人脉,我被税务局内定爲可培养人才,到下面壹个乡税务所镀金。
参加工作以来,也不少热心人给我介绍对象,大多都是这局那处的带长的千金,搔手弄姿爹声爹气的让我感到恶心,所以壹直再没有正式谈恋爱。说句心裏话,我还是比较喜欢乡下姑娘的,质朴勤劳。
我去的乡税务所正式当年我们家下放的那个乡,几次去各村作农业税宣传时,只要是去那个村我都请病假躲避了。
直到壹年以后的壹天,那是个秋天,我正在办公室中整理材料,所裏岁数最大资曆最老的李大姐趴着我的门喊我,告诉我有个姑娘找我。
我走到大门口看到壹个穿着连衣裙的姑娘,虽然好多年没见,但是我还是在第壹眼就认出她是小芬。
女大十八变,这么多年没见,她竟然出落得亭亭玉立。看到她我有中触电的感觉,但是随即想到她曾撞破我和她妈妈的事情,在她眼中我壹定是壹个非常坏的家伙,所以也不敢有什么奢望。
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尴尬,怯生生地叫了壹声:叔!
实际上她只比我小四岁,只因爲我们家下放的那个六队百分之七十都姓尹,而姓车的人家只有两户,其中壹户就是我们家,论起辈份那户车家的老爷子跟我父亲是壹辈的,而他的长孙娶了老尹家的壹个姑娘,恰好那个姑娘是尹家大哥的叔伯姑姑。所以我在六队虽然岁数不大,但是辈份却不算小,很多三、四十多岁的人我都叫大哥,甚至有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管当时还年幼的我叫叔。
我请小芬进办公室去坐,她不肯,她告诉我她娘不行了,想见我壹面。壹剎那间,尹家嫂子对我的好都涌上心头,我也没有犹豫,回去请了个假就骑上自行车带着她去她家。
骑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她家,尹家嫂子是肝癌晚期,瘦得都脱了相,我的眼泪哗哗地就流了出来。
她拉着我的手只是颤巍巍地说:帮……帮我……照顾……小芬……小芳……然后就撒手人环了。
那时候我才知道,在我大学毕业那年,尹家大哥因爲醉酒上山打猎,从悬崖上摔下来,当场就咽气了。那时候,小芬刚上大学,小芳面临高考。
可想而知这两年来尹家大嫂的日子过得有多艰难,她都没去城裏找过我,我那善良的尹家嫂子啊!
尹家嫂子去世后,小芬小芳上大学的费用都是我供的,我把烟戒了,省吃俭用地先把小芬供了下来,那时我已经是地税局的稽查科长,托关系将学医的小芬安排进了我们县医院。
那时候,我的父亲已经退休,母亲身体日渐衰退,小芬每天下班都到我们家帮助做饭洗衣服,后来母亲就干脆让她住到我们家来。
每天看着小芬出来进去,想爱不敢爱的滋味非常难受。父亲似乎看出来什么,跟我说:咱们家跟六队老车家是五百年前壹家子,八杆子打不着,跟老尹家更是十八杆子也打不到。妳小子想作什么就作什么,拿出点男人的气概来,难道妳还想等人家姑娘主动找妳吗?
我的老爸呀,妳哪知道内情啊?那件事情又不能跟我父亲说,憋在我心裏要多难受有多难受。
等到小芳从师範学院毕业后,我托关系给安排进我们县壹中。她住在壹中的宿舍楼裏。
我记得是小芳生日那天,爸爸说:这没爹没妈的孩子,自己在外面过不容易,妳妈现在身体也不行了,今天妳和小芬下厨,把小芳找回来,咱们给过个生日吧!
生日过得虽然不豪华,但是很温馨,快吃完饭的时候,小芳突然撩小筷子问我父亲:六爷(因爲我父亲有兄弟六个,他拍老六),妳说,我姐是不是个好姑娘?
当然是啊!
那妳说,我叔咋就看不上我姐呢?
这个……我父亲没想到这泼辣的小芳会当着大家提出这个问题。
六爷,我姐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叔,记得那次叔跟六奶回我们那裏赶礼,我和姐去了姥姥家。当姐回来知道叔来过,她却没看到,跟我娘哭了好几场,那时候我姐才多大啊?以前吧,叔每到寒暑假还去六队,自从上了大学后就壹次也没回,当然不包括我娘去世那次。
小芬偷偷看着我,壹个劲地拽着她妹妹小芳的衣襟不让她说,但是小芳还是继续说下去:以前吧,俺们家是农村的,俺们都觉得配不上我叔。可是现在我姐也大学毕业了,也参加工作了,还是个医生。虽然在地位上还是没有叔地位高,但是差距不也在壹天天缩短吗?凭我姐的业务和吃苦,早晚也是科主任。怎么就让我姐等这么多年,也没个说法呢?叔也不傻子,难道妳看不出我姐的心思?
小芳,我……
要说叫妳叫叔吧,我们实际也没亲戚,壹丁点血缘关系都没有,这只是农村的壹中什么本家子瞎联系的。叔,妳就给个痛快话,成,我姐就嫁给妳,不成,也让我姐死了这份心,赶紧找个对象,她也老大不小的了。单位裏很多人给介绍对象她都不看,人家都以爲她有什么问题,现在都有不少人说她閑话了。
是啊!大强,小芳说的对,妳到底啥意思?我父亲用筷子敲着桌子说。
我看向小芬,她羞涩地扭过头不敢和我对视,我咬了咬牙说:我……早就中意小芬,只是我……
妳什么?妳是不是怕人家说妳世恩图报?小芳自作聪明地问。
那到不是,小芬,妳说句话吧,妳知道爲什么的。
大强……小芬扭过头来,似乎壹下子变得勇敢了也不称我叔了,直接叫上我的名字,妳要是不嫌弃我是个农村的孩子,我愿意……壹辈子跟着妳!
听了这句话,我的心啊,老敞亮了。
两个月后,我和小芬结婚,新婚之夜她将她完整地交给我,让我感到很吃惊,壹个上过大学的女孩还能保持处女身份到现在。我觉得自己亏欠了她,就支支吾吾地转弯抹角地提起当年的事情。
她说:妳和我娘的事情,我早就知道。那次我是故意的。娘早就知道我喜欢妳,还……我就认爲是她勾引妳的。妳知道吗?因爲那件事情,我有壹年多没主动跟她说过话。
妳既然知道我和妳娘……妳不怨我?
怨过、很过,上大学时候就想,如果我大学毕业了,妳要是结婚了,我就去告诉妳老婆。但是这么多年妳也没结婚,每次看到我那複杂的眼神,既有愧疚又有爱慕,就让我的恨和怨壹丝壹丝地被抽离了。
小芬,老婆……
现在我是妳老婆了,妳也看到了,我是完整地交给妳了,可是妳不是完整的给了我,所以妳亏欠我。以后必须对我好,不论妳是当局长还是什么长,不许在外面搞女人,也不许养小蜜。听到没有?
是,老婆大人!
那好,还有,每次作爱时,我也要妳给我舔脚丫。
行啊!这正是我所愿的。
哼!就知道妳这家伙是个恋足者,从现在起……马上给我舔,要壹边肏我壹边舔……嘻嘻……
我吃惊地看着这个壹项恬静的小芬,第壹次从她嘴裏说出个肏字,太领我吃惊,也太领我兴奋了。
看什么看?我保证能作到处得厅堂作贤妻,也能作到上床变蕩妇。妳……要出门是君子,床上是猛虎。
呵呵,老婆大人说的好,马上妳老公就变猛虎!嗷……猛虎下山了–
啊哟!这哪是猛虎啊,这是狼,色狼!啊哟……妳轻点……啊……肏死了……啊哟……今天……别变猛虎,人家第壹次……啊哟……啊哟……救命啊……
从那以后,我们夫妻如胶似漆、恩爱异常。
第二年,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壹个白白胖胖的儿子。
在我的儿子可以满地跑的时候,壹项体格健康的父亲突然去世,对我母亲打击非常大,身体更是壹天不如壹天。
在父亲去世的第二年,我那善良的母亲也走了。壹套三居室的房子就显得空落落的,我那已经即将迈入乘女行列的小姨子小芳住进了我们的家。
我的儿子,那个小兔崽子对他小姨比对他妈都亲,这让我很是担心。我那即将迈入乘女行列的小姨子是个非常开朗的人,我的家成了她呼朋唤友的场所,她的那些同事和朋友就仿佛天生对酒精免疫似的,我让他们给喝多的次数比出外应酬喝多的场合还多。
在我的印象中,我整个小姨子小芳就从没正式八经处过男朋友。最让我揪心的壹次是教师节,那天晚上她回来时已经是下半夜快两点了,醉的两眼都冒红光,到家门都不敲就闯进我们夫妻的房间,也不知道她哪么大的力气,壹下就把我的老婆,她的姐姐小芬从床上拽到地上,嘴裏还嚷嚷:妳他妈的谁呀?敢睡我的男人!
别说是小芬,就连我都有些害怕。她壹头倒在我的身边呼呼大睡,我哪还敢睡啊?我和小芬在原来父母的房间凑合了壹宿。
这臭雅头,竟然第二天早晨醒来从我们卧室出来,还说:妳俩有病啊?不回自己房间睡觉,跑这屋来干屁呢?
我当时就发誓,等我儿子上高中,高低我不回送她班去。老师是什么?那可是非常神圣的职业,就她……我还真怕将来教坏我的儿子。
那段时间我和小芬走马灯似的轮流给她介绍对象。妳要是觉得不行,妳就不见呗?她可好,来者不惧,介绍壹个看壹个,见面之后,她是刻薄话不断,将人家壹顿奚落。结果是我和小芬得罪了壹大圈人,几个多年的好朋友见到我们夫妻,就像不认识壹般。
终于,我受不了了,壹次我跟小芬壹顿缠绵之后,我说:妳……妹妹是不是上大学时受到刺激了?如果有病赶紧送她去看病,老婆大人,我的亲姐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
小芬拥着我说:妳受不了,我也受不了。要问妳妳去问,我壹问她她就跟我炸刺。我算怕了她了。
我想整个家我是户主啊,我是男人啊,我去问吧。结果在壹个她姐姐找借口躲出去的晚上,我在客厅的沙发上郑重其事的跟她谈,壹句话让我差点没背过气去:姐夫,妳别说了。我可以明确告诉妳,从今以后甭给我介绍对象,我就喜欢妳,我就要嫁妳,我真他妈的后悔,当初我娘去世前跟妳说,让妳照顾我们俩,妳没去前我娘说,只要妳愿意,让妳从我们姐妹俩裏选壹个。我真他妈后悔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,还他娘的主动把我姐退给了妳呢?
我晕!我昏!我……死了得了我。
当我把她这话学给小芬听时,她眼泪哗哗地就流出来了,嗷的壹声从家门窜了出去,我壹宿没找到她。
第二天快中午时她回来了,俩眼睛通红,我问她去哪了,她说在她妈坟上呆了壹宿。
这样,小芳从我家搬出去,姐妹俩半年多没说话,仿佛老死不相往来壹般。
虽然小芬对我还是壹如既往,该作贤妻良母时作贤妻良母,该淫蕩时淫蕩,但是我分明从她眼睛裏看到壹种让人揪心的东西。
第二年,我们的老局长退休了,原来的副局长扶正。虽然我父亲不在了,但是他的壹些老战友和老部下还在,我毫无疑问的被提拔成副局长。
任命书下发那天,我推辞了各种名目的祝贺酒局,回到家跟老婆孩子壹起过。
吃完晚饭,孩子睡下后,老婆小芬对我说:妳先上床吧!我洗洗就来。今晚给妳个惊喜。
当我躺在床上想着小芬会给我什么惊喜的时候,卧室的门开了,壹个身影进来,我闭上双眼装作睡着了,想看看小芬到底搞什么鬼花样。
壹具火热的身躯钻进我的被窝,鲜甜的气息让我想起新婚之夜小芬的胴体,我激动地刚要去抱她,她用壹只手顶住我的胸口,不让我靠近。急着感到被窝裏壹阵蠕动,接着壹个温暖的腔室含住我的鸡巴。
剎那间,我回到了以往,当时被尹家嫂子第壹次口角时就是这种感觉。
我和小芬的性爱是多姿多彩的,彼此给对方口角几乎是每次性爱前奏的必须过程。
我正享受的时候,感觉被角壹动,又壹具炽热的肉体钻进我的被窝。
我的脑袋嗡!的壹声,我不是傻子,几乎同壹时刻两具赤裸的肉体钻进我的被窝,我不用猜,用脚趾盖想也能想到壹具是老婆小芬,另壹具是谁了。
那壹晚,我尽想齐人之乐。我那敢恨敢爱的小姨子表现得异常亢奋,也不知道爲什么,我也表现得异常勇猛。当小芬无力招架,连声求饶时,我那小姨子持续地又被我肏了近三十分锺。
第二天醒来,我看到床单上片片罗红。
从那以后,我的小姨子小芳成了我的蜜宠。于外是个性格泼辣又有些古怪的老姑娘,于内跟我老婆小芬勾肩搭背的好姐妹,我儿子的好小姨,只有对我的时候,姐妹俩是呵来哈去。
这种臣服于小芬小芳姐妹花淫威下的我,越活越滋润。
壹年半以后,小姨子小芳怀孕了,但是她隐蔽工作作得非常好,就是声了那天,连她壹个办公室的几个老师都不知道。
半年以后,经过公证处公正,小姨子收养了壹个非常漂亮的女儿,将我们的女儿合法化,并对外宣称自己是独身主义者。
现在我已经坐上地税局壹把手的位置,还有些巴结我的人要爲我独身多年,已经三十好几的小姨子介绍对象,我壹概是:我这个小姨子我也惹不起,妳们要是有心,亲自对她提去。谁能说动她嫁人,我请客,哈哈……